当前位置:首 页 > 故人
  • 《霹雳情》

    已有96人围观 0条评论 供稿者:
    《霹雳情》
    一个83年的老片子,当时相当牛逼了。即使风靡的《霹雳舞》也比它晚一年。里面的歌曲当时流行的厉害,音乐巨好听,酒不醉热人自醉,情,请你等等我,摇摇摇,碧波万里情,永远有你的影子。现在回头看是黄霑的作品,经典。想起这个片子又想起了老同学大胆,他对这部片子最痴迷的。
    标签:, ,
  • 想到几首意境不错的诗词

    已有558人围观 0条评论 供稿者:
    想到几首意境不错的诗词
    《菩萨蛮》五首之《其二》 韦庄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淮上喜会梁川故人》 韦应物 江汉曾为客,相逢每醉还。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 何因北归去,淮上对秋山。 《小重山》 岳飞 昨夜寒蛩不住鸣。 惊回千里梦,已三更。 起来独自绕阶行。 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 旧山松竹老,阻归程。 欲将心事付瑶琴。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采桑子》 王国维 高城鼓动兰缸地,睡也还醒,醉也还醒,忽听孤鸿...
    标签:, , ,
  • 阿帆千古

    已有551人围观 0条评论 供稿者:
    阿帆千古
    今天听到一个噩耗,大学同窗阿帆昨夜去世了。 太令人惊讶了,伤痛!阿帆正值壮年,妻贤女孝,事业有成,前途无量,可叹! 还记得当年球场上左扑右挡的威武守门员; 还记得隔壁男寝上铺躺在床上一天能看三本武侠的书迷; 还记得把几个屋的男生在象棋盘上杀的丢盔卸甲的棋圣; 还记得高数得满分的神人; 还记得挂三科降级的大神; 还记得奋起直追跳级回来的大大神; 还记得开怀畅饮的酒仙; 还记得古道热肠的挚友; . . . . . . 阿帆,一路走好,愿你在天堂里依旧能笑得那么爽朗。 我们怀念你。
    标签:,
  • 2016-05-11
    已有1177围观 0条评论 供稿者:
      今天在微信里看到有同学说邵老师去世了,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其实早听说邵老师恶病缠身,但真到了这一天,还是会微微吃惊。 邵曙光老师是我高中的班主任,教政治,一副东北汉子的身板一脸东北汉子的面貌一口东北汉子的口音一腔东北汉子的热血...
  • 2016-05-10
    已有1250围观 0条评论 供稿者:
    近日有同学新传来几张。 女生当年就显示了善饮的实力,只是大家没注意。 青春啊 这个算得是我和@ejohnny 的恩师了。 当年学校组织去玉泉野游,我们五个装逼不去自己组织去江北玩,看表情一个个挺落寞的。 这是毕业那年在我家那边。 这个一个个和...
  • 2016-05-05
    已有1587围观 2条评论 供稿者:
    单位进了一台扫描仪,德国的,据说老高档了,高档到什么程度呢?政府采购20多万。为了试一下机器,我扫了几张老照片,觉得机器一般,但速度是真快。   应该是86年二龙山春游   春游野餐处 @大虫子 吃饭前在松裤腰带 @大虫子 和@ejohnnyy ...
  • 2016-04-21
    已有1130围观 0条评论 供稿者:
    哈尔滨原来的动力区安乐街附近,就是现在的和兴路哈平路交口附近,有一条斜街,本名叫什么不知道了,但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非常有名,我们都叫“狗街”。. “狗街”出名是因为这里的火锅馆子,小小的斜街两边所有门脸房全是火锅店,一到夏天桌子摆到街上...
  • 2016-04-19
    已有1210围观 6条评论 供稿者:
    “大胆儿”大名叫施伟峰,是我的高中同学,和我一样是转学生,不同的是他转学来的时候学校假模假样地考了他几张卷子,搞得他很不爽。 “大胆儿”白白胖胖的,胖一点他不在乎,但是白他觉得很丢人,开始时总是笑嘻嘻地和别人比皮肤的颜色,但总是失望。他...
  • 2015-05-14
    已有1905围观 22条评论 供稿者:
      上周,我们开车去油城看老徐。老徐做了心脏手术,据说抢救了几回,大难不死,恢复的不错了,我们临市的同学一起去看他。 我开着车,很久不见的几个同学叽叽喳喳地聊着,外面阴着天,一百多公里后他们聊累了,有些昏昏欲睡。CD里放着一些老歌...
  • 2015-04-09
    已有2454围观 12条评论 供稿者:
    前几日去参加了北京同事的婚礼,直接去的饭店,场面倒也气派,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哦,原来缺少了我记忆中婚礼乐手和歌手。 从小就伴着乐声长大,那时老爸参加单位的演出,我可以自由的出入老厂子俱乐部的后台,后台那化妆油彩和卸妆油的香气仍留在...
  • 2015-04-08
    已有1645围观 8条评论 供稿者:
    作为一个北方孩子,还是习惯把上述两个长辈称呼为爷爷和爸爸。 我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少年时回到爸爸妈妈身边,印象里爸爸和爷爷交集的时候不多。小时候在两地,就算是过年爸爸也不是每年都回来,即便回来也想不起爸爸和爷爷有什么交集,只是能...
  • 2015-04-01
    已有1201围观 14条评论 供稿者:
    我是八十年代后期上的大学,彼时大学还没扩招,用高晓松的话来说门槛比高跟鞋还高一点,重点大学里充斥着所谓的精英,我们这三流大学里的人也个个人魔狗样拽得不行。我在大学比较消沉,但身边的人奇葩辈出,涌现了很多至今让我膜拜的大神。 老七 这...
  • 2015-01-26
    已有1302围观 8条评论 供稿者:
    《再回到从前》 十多年后再见她,我的心仍然象那个16岁的少年一样狂跳不已,心底不断地痉挛,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类似的感觉,不要说心痛只是一种形容,打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的心仍在隐隐作痛——是那种酸楚的痛。 最早提出要在春节搞一次同学聚会...
  • 2014-10-23
    已有1287围观 34条评论 供稿者:
    这几天有点纠结,老同学通知我阿玲回国了,要聚一下。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我知道你这一走再不会回来了……”,想起毕业留言册我给她的这段留言。打开相册,秀气的脸庞,飘...
  • 2014-05-21
    已有656围观 5条评论 供稿者:
    卢炳义,是一个瘫子,是我小时玩伴卢炳阳的哥哥。我们是邻居,炳阳从小就长得高高大大白白净净的,而他哥和他截然不同,瘦瘦的,总是头发很长,成天佝偻在床上,屋子里一股霉味,他是小儿麻痹,手脚以一种奇怪的形态弯曲着。卢炳义其貌不扬还瘫在床...
footer logo
Copyright © huiyiba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愉快地使用WordPress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