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往日情思 > 查看文章

祖父和父亲

往日情思 你是第2013个围观者 8条评论 供稿者:

作为一个北方孩子,还是习惯把上述两个长辈称呼为爷爷和爸爸。

我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少年时回到爸爸妈妈身边,印象里爸爸和爷爷交集的时候不多。小时候在两地,就算是过年爸爸也不是每年都回来,即便回来也想不起爸爸和爷爷有什么交集,只是能记起爷爷和爸爸还有两位叔叔坐在一个桌子上喝酒,一般爷爷喝白酒,爸爸和叔叔们喝啤酒。爸爸是个寡言的人,席间话也不多,只是在爷爷吃完下桌后,他和两位叔叔喝过几瓶啤酒后话语才会渐渐多起来,大多是回忆起他们小时候的往事。

爸爸还有一种时候会回来,那就是爷爷病重时。爸爸是医生,虽说医生看不了自家人的病,但这时候叔叔和姑姑们一定会等着爸爸匆匆赶回来。爸爸会直接去医院,跟主治医生咨询,再看病历后,和叔叔姑姑们商量一下,同意哪种治疗方案。爷爷几次患病,都是如此。

爷爷生前嘴里没多说过爸爸什么,但一件事却反复说过,那就是爸爸学习好。每当奶奶用爸爸的学习成绩来激励我们小辈的时候,爷爷总会在一边插言,历数爸爸怎么上厕所都背外语、全县考第一等等让我们耳朵磨出茧子的旧事。

爸爸年轻时也很少谈爷爷,倒是现在岁数大了,一到逢年过节叔叔姑姑们上门聚会时总是回忆诉说有关爷爷的往事,不外乎爷爷年轻时高官得坐骏马得骑春风得意等等等等。其实每次都说这些,从来就没变过,而且我们早就从爷爷的军功章和军史里知道这些,但他们每次还是乐此不疲。

爸爸是个感情不甚外露的人,妈妈总说他像块木头。我只见过他留过一次泪,那是爷爷去世。丧事基本办完了,亲友都坐车离开,只有我和爸爸在火葬场等待爷爷的骨灰。爸爸把打点的钱塞给了师傅,然后我们在门口等着,爸爸抽着烟,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我闲聊。不一会,后面的烟筒冒出了烟,爸爸示意我和他一同进去。我们戴着手套把爷爷的骨灰往骨灰盒里装,我默默地流着泪,看到爸爸还是一脸木然。装完后爸爸抱着骨灰盒我跟在后面往寄放的房间走,走在一条翠柏遮阳四下无人的柏油路上,爸爸突然弯下腰呜呜地哭出了声,还压抑地喊了两声“爸!爸!”我一下子愣住了,手足无措。

爷爷走了好多年了。爸爸如今也苍老了,但身体尚好。每次回家,我看到依然寡言的爸爸,就希望他总是健健康康的,总是。

686088_890796943

分享到:
怀旧的情绪是大多数人都有的,我也不例外,尤其是听到《到底我要等到什么时候》这首歌的时候,往日的情景就会像儿时看过的黑白电影一样,清晰而又斑驳地回映在我的脑海里。

—— oldcheetah

TA的网站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大眼 可爱 大笑 坏笑 害羞 发怒 折磨 快哭了 大哭 白眼 晕 流汗 困 腼腆 惊讶 憨笑 色 得意 骷髅 囧 睡觉 眨眼 亲亲 疑问 闭嘴 难过 淡定 抗议 鄙视 猪头
小提示:直接粘贴图片到输入框试试
努力发送中...
  1. 1 楼 懿古今

    父爱总是那么默默的,好像都没有母亲那么感性和直接,不过父爱如山,祝愿我们大家的父母都安康快乐

    2015年04月11日 11:44:35 回复 取消回复
  2. 2 楼 崔小可

    伟大而深沉的爱。

    2015年04月11日 12:26:33 回复 取消回复
  3. 3 楼 seo

    中午好。赞一下你的博客我的网站 http://www.02942.cn

    2015年04月12日 04:56:29 回复 取消回复
  4. 4 楼 大米

    很好的回忆

    2015年07月10日 03:03:57 回复 取消回复
  5. 5 楼 别摸我那里

    不错,顶的人不多啊,快点继续

    2015年10月04日 06:44:45 回复 取消回复
footer logo
Copyright © huiyiba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愉快地使用WordPress Theme by QQOQ